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散文文化 >> 正文

梦里老家 满满乡愁 振兴农村迫在眉睫

2021/5/11 7:25:00 中国文化新闻 【字体: 我要评论()

梦里老家 满满乡愁

2021-03-26 14:17 作者:张日平 来源: 文旅中国

我的老家坐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这里虽然被人们一直称为“罗家门口”(今湖南省临湘市詹桥镇贺畈居委会罗家组),但屋场及周边没有一个姓罗,祖祖辈辈都姓张。



村民们大都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老家的风景,象蛛丝一样缠绕着我,在我心里,剪不断,理还乱,其实那分明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幸福缠绕——


在我的梦里,快乐老家,满满乡愁!那里天蓝蓝,山青青,水绿绿,好美,好享受,好安逸。


儿时,家乡的春天是最美的。在透蓝的天空下,一株古柏树挺立于柏杉咀上,在和风中摇曳,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从西港山发源,流经坡里张家,在村口与双港汇合,一年四季哗啦啦地流淌。金灿灿的太阳高悬在天空,照亮着山村。气温刚刚回暖,鸦坡咀、庙冲垅及其它山坡和路边上便钻出了嫩绿的小草,四周一片生机勃勃。一丛丛禾雀花、杜鹃花、山茶花、紫藤花、迎春花……都开了,红的、黄的、白的、紫的……五彩缤纷,就像一片色彩鲜艳的海洋。


春天,就是诗一样的季节。站在老家门前,青山绿水之间,蓝澄澄的天,明晃晃的水田,勾勒成一幅精美的山水画,美轮美奂。“画布”上,镶嵌着春意盎然的田间地头,到处是劳作的身影,拖拉机声、犁田赶牛的吆喝声、人们谈笑风生的嬉闹声连成一片,热闹非凡!


那时的我刚从学校毕业待在老家,每天早上问时任生产队长的佑哺安排我做什么时,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不需要问,去耙田”。于是,牵头牛,肩张耙,默默无闻的去完成每天交给我的“作业”。屈指数来,那年经我耙过的田,从大蚌上到塘坡垅、从砖蚌上到向家湾,占了老家水田的99%。


尽管在老家只待了不到两年时间,但学会了犁田、耙田、推磨、车水、斫柴、挖树兜、扯猪草、踩高跷、推铁环……


刚学会一些农活,又一个夏天就到了。


夏天的老家很是美丽,村子周边,一棵棵树长得枝繁叶茂,它们撑起一把把绿绒大伞,一片片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绿得发亮。山谷的清风徐徐地吹着,树叶在眼前纷纷起舞;树上的知了清脆地鸣叫着,好像在高高低低地唱歌,唱出的歌谣悦耳动听,旋律悠扬。夏天的夜,凉风习习,最是宜人,路边的花香微微,三三两两纳凉的人,搬上几张竹床,摇着棕叶做成的蒲扇,围坐在一起,听喝了几滴墨水的达文伯、克辉伯等长者讲着“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哭长城”之类的民间故事。主讲者叙述着故事情节,绘声绘色,惟妙惟肖,如泣如诉,聆听者随着故事情节的跌岩起伏,有时用衣袖擦拭着眼泪,伤心不已,有时又笑得前仰后翻,好不惬意。也有伏关伯、海洋伯、定国伯、典保伯等几个老把式“两耳不闻窗外事”,正跷着二郎腿,坐在屋前老枫树底下一张小木桌前悠闲地抽着用自家种的烟叶卷成的“喇叭筒”,喝着自家请人酿制的粮食酒,吃着用嫩青椒炒的田螺、农家豆腐炖泥鳅、油炸黑豆,情不自禁地说:“这谷酒真好!”空气中,飘着一丝丝浓郁的、醉到心底的酒香。


听着故事,闻着酒香,我抬头看着夜晚的星空,啊,真美啊!夜空与那皎洁的月亮和那一眨一眨的星星给我带来无遐的想象。那一片黑蓝黑蓝的天空就像一张纸,而那些一眨一眨的星星就像一朵朵美丽的花儿,又像一盏盏亮晶晶的灯,静静
122页 当前第:1/2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