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 正文

2018,为何如此艰难?此文真是道出了大家苦难的心声

2018-12-10 23:54:00 中国文化新闻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8年,对于身处中国各个阶层的人们来言,都是不容易的一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钛禾产业观察(ID:Taifangwu)作者:刘爱国,数据支持:钛禾产业研究院

多年以后,再回首2018年,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对中国人都是会留下特殊记忆的一年。

经济转型,成为2018年的年度符号。这一年,大部分的中国人仿佛都换了一组表情包,国民情绪变化背后,是大环境的变化——当创投周期、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遇在一起,置身经济寒潮中的中国人,过得都还坦然吗?

 

1

 

2018年,经营模具厂15年的蔡红斌,终于以不到两年前一半的估值卖掉了工厂。卖厂协议背后是三年的苛刻对赌。交割完成后,蔡红斌可以第一次从新东家那里领取每月2万元的固定工资。而并购的现金部分,刚刚够偿还近几年欠下的个人债务。

2018年,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总质押了所有股权,换来了三十亿资金,为了公司生死攸关的一次产能扩张。一年多来,为了融资,张总跑遍了所有能跑的银行、券商和金融机构。公司高管出差的标准也从五星级酒店降为商务酒店,高铁从商务座降为二等座。

2018年,券商分析师陈佳佳为了新财富的拉票喝酒喝到胃出血,却在即将跃过龙门,成为锦鲤的时候,被告知新财富评选取消。

2018年,海归的小李想找一份国内基金的工作,却在拉锯面试四个月之后,被多家基金同时告知今年将暂停招人。

2018年,王大宇把自己做金融业多年赚来的千万资金全部投入AI项目,跻身创业者的队伍。正当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却屡被投资人放鸽子,几次谈好TS,均被告知因各种缘故融资无法到位。

2018年,27岁的OFO创始人戴威,还在破产与被并购的生死一线中纠结挣扎,除了需要应付屡被拖延欠款的供应商,还要随时面对投资人和公众舆论的拷问。他的对手——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一个没有那么大野心的女性创始人,在年初将公司卖给了美团,选择了提前上岸。

共享单车坟场

2018年,创投基金的合伙人黄晓,在与LP清算完最后一笔账目之后,黯然解散了自己的投资团队。四年前,黄晓从某知名美元基金投资总监岗位离职,创办了自己的基金,一期发行2亿人民币,全部押注共享经济和O2O领域。至今所投的11家企业有3家清算破产,7家处于弥留状态,只有一家勉强进入C轮,靠旧设备租赁维持生存。

2018年3月28日,被誉为最严资管新规的《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终获通过。这一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新规,将给中国经济的“去虚向实”带来深远的影响。《证券时报》的微博评论认为,最严资管新规实际上是进一步强化了行业的本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2018年,VC的牌局上再难听到“俩王,四个二”烟火纷飞的炸弹声,也极少可见从3到A的顺子连出——没有资本再愿意接力赛似的押注一个赛道,听着故事,吃着火锅一路从天使投到Pro-IPO。投资家们谨慎了很多,大家都从一个3开始逐张出牌

123455页 当前第:1/5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