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网民议事新闻 >> 正文

难民潮背后:美帝国主义的阴谋和残酷的现实

2017/6/23 15:14: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时间:两年以前。

地点:北京北六环沙河高教园一带。

人物:我,还有一些中东人。

关系:远距离观察-被观察的关系。

思考:一度迷惑不解,今天恍然大悟。

按照最简明的方式,我说明了前两年在北京城看到的一些事。直到今天看到姚大嘴的微博传播,我才清楚地意识到,2年前我在北京郊区看到的那些中东人,的的确确就是来自中东的难民。说不定,其中就有姚大嘴会见过的人。——因为那个人看着有点眼熟。

【难民还有各种zong教,就在我们身边】

北京昌平外国人并不少,在昌平县城有一个国防大学的防务学院,有很多外国留学生,黑人拉丁人中东人似乎都有,我在昌平的沃尔玛见过一些。不过,这些沙河地区的中东人,和昌平遇到的留学生,气质上完全不同。

北京沙河高教园附近

按照我的一个朋友的说法,他对这些中东人,很有压力感。沙河是北京的一个远郊区,很多房子都是农民房,城中村的房子也很密集,集中了很多底层的农民工,还有各地的底层北漂,以及在上地-中关村上班的小白领,但是无论什么时候,这里都不会让人有不安全感。即使是三更半夜,也有很多生意正常运行——和中国绝大多数的城镇一样,安宁得甚至有点无聊。而几个黑衣长袍大胡子的中东人,一下子就给人制造了巨大的压抑感。——这种感觉我也是有的,只是后来离开了北京,也没有仔细多想。

一年半以前,回到桂林以后,日子就更加简单宁静,桂林作为旅游城市,也是全国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虽然也有不少外国游客,但是这些外国游客,都是匆匆忙忙的过客,旅游参观完就走,而且是白人居多,看上去气质不错,也很友善,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后来某天晨跑的时候,在七星公园南门发现一座qz寺,看着它略显荒凉寂寥的样子,不免有点得意——毕竟是我的家乡,这东西流行不起来。直到某个星期五的下午,我骑车路过七星公园南门,被看到的景象惊呆了。那里成了“white帽子”的海洋,中国的,外国的,留大胡子的,年老的,年少的,仿佛一种无形的强大召唤,这些人似乎从地里一下子冒出来一样。—— 当时我大吃一惊,既没有想到在桂林也有这么多绿色和平组织成员,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座破庙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号召力。

不可描述的地方

就在七星公园里面,还有烈士的纪念碑,纪念1944年抗战期间桂林会战牺牲的国军将士。两者相距不到一公里,而烈士的纪念碑,除了清明节有学生来扫墓,平时极少有人走近。

难道这是一种细思恐极的隐喻——祖先流血牺牲打下来的江山,到头来......

【难民潮背后的人口爆炸现实】

我从2014年开始制作漫画看世界,刚开始发表于天涯国际观察论坛,从那时候开始发生的国际大小事件,一件不落我都应该写过漫画解读。

难民潮的第一波炒作高峰是在2015年,随着叙利亚内战的持续。难民潮的问题,被媒体炒得很热。以海滩上的遇难儿童为题材,疯狂的炒作让整个西方社会(主要是欧洲),面临空前的舆论压力,迫使各国的执政者放宽了国门,允许更多的难

12344页 当前第: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