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频道 >> 资讯旅游 >> 正文

2.2亿投资,一场两败俱伤的旅游扶贫教训了谁

2017-10-26 13:47:00 中国文化新闻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村民漫天要价!2.2亿投资,一场“两败俱伤”的旅游扶贫教训了谁?

 

土地流转僵持不下、沟通火药味浓、开发商撤资、农户黯然神伤……这个“在石头缝里种地”的贫困村错过一次旅游产业开发机遇,也重新思考沟通发展的路径。

胡玉龙觉得,过去的4年好像“被蒸发了”。

4年前,当他从外地返乡时,是奔着村里一个美好的蓝图去的。家人告诉他,有旅游公司的老板看上了村子的溶洞、天坑、温泉和喀斯特山群,预备打造成景区。

兴奋坏了的胡玉龙停下刚刚起步的运输生意,开着那辆“十几年打工挣来的”卡车回了家。这个见过真正大景区的中年人盘算着,先用车子运输水泥挣钱,接着把地拿一块出来修农家乐。

然而,4年过去,他的两层小楼拔地而起,车子却蒙上了厚厚的灰,旅游景区的种种设想也从规划图纸上彻底消失。唯独他,日复一日还等待着动工的消息。

在他看来,没有比眼下更“两败俱伤”的局面了——开发商撤资,前期规划和投资打了水漂;村民的愿望落空,不少返乡者守着老屋黯然神伤;最重要的是,4年时光一晃而过,仿佛被凝滞了一般。

这是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仁县的塘山村。一场“失败”的旅游扶贫实践一度让村里走不出“阴影”,村支书安德礼伤心于村民的“目光短浅”,非要坐地起价抬高土地流转的价格。可村民也反感当初粗暴一刀切的沟通方式,不少人还没考虑清楚“地没了人咋办”就被急匆匆拉上了非签不可的谈判桌。

双方都用了4年去消化这个失去的机遇。有村民逐渐醒悟开发的真正意义,一些人还自发去维护溶洞。而为此事忙前忙后的安德礼,甚至保留着昔日的规划图纸和公司招牌。他用这些东西来时时警醒自己,“塘山村绝不能错过第二次机遇”。

 

这个“千载难逢”的开发机遇几乎是安德礼用双脚跑出来的。在水务局对塘山村的温泉进行勘测后,他动起了心思。

经勘测,塘山村的温泉最浅距地表80多米。温泉四周包裹着困牛山,再远一点就是被钟乳石填满的地下溶洞,他简单步行测量过,“要走快俩小时才到头”。

很快,他等来了机会。一位老板在考察半年后,决定投资,项目书上预算那一栏的数字让安德礼心动,2.2亿元。

这个拥有3388人的村子是典型的西南农村,藏在深山里,土地长在石头缝间,青壮年劳力纷纷携家带口外出务工。但开发旅游景区的消息迅速唤回了这些男人,方钦和胡玉龙就在其中。

方钦的小算盘和胡玉龙一样。他买了一辆车,打算为修建人工湖运输泥巴,“最起码得搞一两年吧。”这个年轻人和十几个同乡一道,干脆地离开了工地。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开发进程很快被意外打断。
   
问题来自村民,按照规划,旅游区计划征用300余亩土地,共涉及90余户人家。旅游区确定的土地流转价格是2.8万元一亩,但这个价格却没得到村民的认可,30多户人家成了“钉子户”,有人放话,“至少几十万元才行。”

安德礼气坏了。他试图给这些村民讲道理,“地是你的没错,但不能开发,这地就一文不值。”

方钦的叔叔方录辉没有听进这一番言论。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至今提起当初的沟通还是生气,“太强硬了,太蛮干了。”

“你如果蛮干,我们农民也会蛮干。”撂下这句话后,方录辉拒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