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频道 >> 专题报道财经 >> 正文

再看邢曙光之《万宁人》——赢了官司又怎样?

2021/8/13 16:43:00 中国文化新闻 【字体: 我要评论()

再看邢曙光之《万宁人》——赢了官司又怎样?

1、邢曙光之《万宁人》风波

2006年初夏,在几个退休老干部带领下704人联名起诉《万宁人》作者邢曙光,状告其污辱万宁人,一审法院以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原告等人不服又上诉至海南一中院,经请示最高法院,海南一中院做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的终审裁定。此后,原告等人仍不服,持续向省政法委、省高院等部门上访、信访……直至2009年夏,省委肖书记、省高院董院长等斡旋下,以被告当场向“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万宁老干部们致歉,恳请万宁群众谅解;且“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在场万宁老干部们表示非常感谢肖书记和董院长高度重视,并亲自两次来到万宁协调此案,既然邢曙光已当面诚恳道歉,善良朴实的万宁人也会既往不咎。至此,此案落定,时历3年。

——这场看似普通的诉讼案,我能用300字写出来下来,但整个案情映射出的万宁社会内涵,即使我用3千字甚至3万字都难以表述。

2、万宁人打赢官司了吗?

应该是赢了。否则,就不是被告到万宁向原告赔礼道歉了。可好像又没赢,毕竟原告先走的是法律诉讼程序,对这一请求,法律不支持,因此,也不会有任何判决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被告邢曙光没有输,因为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而且他们能不能代表50多万万宁人,有没有授权?

如果原告是一帮热血中学生,则无须挑剔,遗憾的是原告竟然是一些老干部,其中不乏担任过政协 、人大主任;那么就会让人们产生一个个疑问:万宁的领导干部竟这样的法律素质?他们执政期间是如何依法治市的?

然而,他们毕竟赢了。邢作家毕竟低下一个知识分子的一直高昂的脑袋,来万宁负荆请罪,请罪的经过,在2009年7月20日的“天涯法律网讯”(省高院办公室)有报道,题目是《肖若海书记和董治良院长妥善处理17宗“骨头案”》。只是请罪的方式很特别,低头的原因不清晰,是法律让邢作家低头呢,还是权力?!由此推理,“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万宁老干部们是赢在法律上,还是权力上?!如果“万宁老干部”赢在权力上,那么他们所“代表50多万万宁人”则全都输了,输在一个“权大于法”的结局上。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几个人就这件事“绑架”了万宁。

3、是炒作万宁吗?

如果说这是一场炒作,这样的一个炒作班子和炒作手法,无疑是一个败笔,一场不高明的社会形象的危机公关。适得其反,其结果反倒是毁掉了万宁人的本有形象,其负面效应将远远大于被告邢作家的那几句话。

从各种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原告策略:先是发动群众,组织了几百人的签名;在状告同时,举办答记者问以吸引眼球、组织专家讨论会以争取外援、发动网络论坛以壮其声势、系列专题报道,如海南日报的《文人眼里的三敢万宁人:敢闯敢干敢吃苦》等等……然而从这些报道中,公众看到的万宁人将是一个什么形象呢?

第一,万宁人说不得、惹不起。一个书生在其作品中,仅说了万宁人几句坏话,704万宁人“自发”地发起对一个人的“围剿”,而且是那样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何况这个书生在文中还不全是说万宁人的坏话。

第二,万宁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没完没了。状告不赢就上访,上访之路一走就3年,不依不饶,志在必得。不是为了钱,仅仅为了出一口恶气。

第三,退休领导影响力之大,号召力之强,法律观念之薄弱、万宁民众之冲动之好强……向公众展示出万宁一个如此这般的社会环境,一个让投资人望而止步、胆颤心惊的投资环境。一个投资人指着这些报道说:“万宁去不得,万宁投不

12344页 当前第: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