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频道 >> 专题报道财经 >> 正文

卓越革命家曾三:生于伟大时代 分担天下兴亡

2018-12-13 23:59:00 中国文化新闻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是他一生的写照,父亲对他的教育,自己的身体力行,以及对后代子女的教育都浓于这一句话里。

 

父亲鞭罚下的教诲

 

1920年,曾三在益阳县立第二高小(即箴言书院)求学时因学校收取了学生取暖费而不给烤火,带领全班同学罢课。当时学校决定开除曾三等带头闹事的学生,通知发到家里后,父亲曾月卿并没有责备儿子,而是让儿子回学校,并说:“海云,学校来通知让我送你回去,有我陪着,不会有事的。你力气小,行李我担着,你跟着走就行。”曾三在后面看着父亲的背影,一路跟着到了学校。

等到了学校,面对校长和训教主任的高声喝问和指责,父亲曾月卿低头连连称是。最后训教主任问到:“你儿子该不该罚?”曾月卿回答:“该罚。”又问道:“该不该打?”曾月卿回答到:“该打。”接着又说到:“子不教,父之过,海云今天这样,与我这个做父亲的分不开关系。”训教主任抓过桌子上的皮鞭往地上一扔,说到:“你自己动手吧。”曾月卿拿过皮鞭,俯身到儿子耳边说到:“海云,你忍着点。”二十鞭子,一下是一下,父亲抽得分明,儿子也不曾吭过半声。事后,曾月卿对儿子说到:“眼下读书是第一要事,现在国家如此局面,只有读书才能为国多出力,你不能没有书读,海云,你能明白?”曾三含着眼泪点了点头,曾月卿也含着一把老泪抱住了儿子。从此之后,曾三无论是在学习还是工作当中都特别的发奋努力,因为父亲的话一直都深深地影响着他。

最后曾三以最好的成绩考上长沙长郡中学。

曾三陪同毛泽东重庆谈判

 

生活艰苦,不负明天

 

1930年,曾三在上海参加党的第一期无线电培训班,当时正值白色恐怖笼罩,为了安全起见,学员们分散居住,曾三和伍云甫租住在一对夫妇家。培训班学习条件比较艰苦,设备很简陋。学习用具只有一个电键、一个蜂鸣器、一块干电池,再加上几个拍纸簿和两支铅笔。上海的夏天是非常炎热的,曾三就打着赤膊练习,浑身都湿淋淋的。而曾三天天在房间里“滴滴嗒”“嗒嗒滴”,这自然引起了房东的怀疑。一次房东问到:“天气这么热,你整天在房间里滴滴答答的,不出去凉快凉快,这是干什么呀?”曾三回答到:“学无线电,上海找工作不容易,要赶紧学一门技术好找工作,也就顾不得热了。”“你们在哪个学校学习呀?”房东又问。“我们没上学,只请了一个朋友来教,每月给他一些钱。”当时,这种情况在上海比较普遍,所以房东也没有再多问。

然而生活上的困难并不轻于学习上的困难。由于经费拮据,曾三等人的生活经费经常不能保障,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对共产党人来说本不算什么。可是在纸醉金迷的上海,生活过得太寒酸不仅会被看成“瘪三”,更会引起其他方面的怀疑。在学习期间,组织上给他们每人每月七、八元钱的生活费,除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用在伙食上的钱就不多了,每天基本上就是一把小菜、一块酱豆腐,偶尔会买几角钱的肉放在案板上故意给房东看到。

端午节那天,没有米下锅了,快到中午,房东见曾三等人还没有生火做饭,不知是出于无心还是有意,问到:“今天过节,弄什么好吃的呀?”这一问把曾三他们问愣了。怎么说呢?如实讲肯定不行,这时一起学习的伍云甫回答到:“今天不做饭,有朋友约我们到他家里过节。”曾三也接着回应到:“对,快到时候

1234566页 当前第:4/6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