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频道 >> 传奇人物财经 >> 正文

重庆打黑绝密内幕:文强曾经想做掉王立军

2018-8-19 17:50:00 中国文化新闻网 【字体: 我要评论()

【导读】:改革开放、行政区划调整的重大变革的共同作用下,重庆市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重点讲述主要黑社会组织成员由发迹到覆灭的全过程,从中揭示了存在于重庆黑...

 

本文选自《重庆打黑》。此书由尹锋著,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纪实文学,本书介绍了三峡移民导致的流民现象,重庆历来的帮会文化,加上社会公平秩序的缺失以及官员监管制度缺位等诸多造成重庆黑社会格外猖獗的因素。同时对重庆黑社会的发展进行了分析,讲述了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改革开放、行政区划调整的重大变革的共同作用下,重庆市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重点讲述主要黑社会组织成员由发迹到覆灭的全过程,从中揭示了存在于重庆黑社会组织内部的经济利益链条。

从辽宁到重庆的近二十八年从警时间里,凭借三套王氏刀法,王立军一路过关斩将建功立业。除却其个人性格与行事风格外,又是哪些力量把王立军推上了神坛?

 

重庆打黑绝密内幕:文强曾想找黑道做掉王立军

 

文强在变质之前,也曾是一方平安的守护神,多少叱咤黑道多年的枭雄人物倒在他的脚下,如果单纯以打黑数量和打黑案件案情重大与否衡量,能与文强匹敌的也只有东北的王立军,作为公安部两个标杆式人物,文强和王立军最终走上不同的道路,其中有自身的问题,也有现行司法体制缺少监管的原因。

 

很会做人的下乡知青

 

今日的文强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在年轻的时候则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他人缘好、踏实、肯干。文强的父亲叫文明君,母亲叫练传芳。文明君20岁出头的时候,由老家重庆九龙坡区涵古镇来到巴县曾家镇,邂逅了练传芳,并在当地落地生根。

文强的父母亲在1997年先后辞世,但在邻居们的记忆中,文明君是一个话很少的人,一天最多能说上5句话,但是对于子女的管教很严格,而练传芳则遇见什么样的人都谈笑自如,也颇讲义气,人缘特别好,文强兄弟姐妹几个身上或多或少继承了这个特点。

婚后,文明君和练传芳共生养了5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自1951年生下大女儿后,基本上间隔两年便有一个孩子出世,大儿子生于1953年,二儿子文强生于1955年,四儿子现在某区公安分局工作,老五是女儿,老六是文兵,当兵复员后进了一家工厂,后来与谢才萍结婚,再后来就离开了那家厂子。

新中国成立后,文强的父母一直在镇上一家综合商店工作,那时两人的月工资都是18元,养活这么一大家子,压力还是很大的。

1971年7月,16岁的文强从巴县曾家镇曾家中学初中毕业,学习成绩中等偏上,这个时候正好面临中国文化大革命即将进入尾声时期,但是上山下乡的运动还在进行着。1972年1月,17岁刚过的文强下乡当了知青。说是插队落户,实际就是到离家仅2公里远的回龙大队工作而已,由于有位小队的队长与文强的妈妈是表亲,文强便享受了投亲靠友的政策优惠。

虽然大队给他安排单独的住处,但他基本不住,由于离家只有三四里路,他每天像上下班一样早出晚归,有时为节省开支,连中午饭都回家吃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0页 当前第:1/20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